首页  »   长篇连载  »  公室极乐宝鉴91

丁亮惆怅了叹了一口气,“我爱慕她,也得她对我有感觉才行啊,都这么长时间了。我天天在她身边转,可结果呢,她却对我视若无睹,我前几天还看到她跟一男的来往非常密切,估计这会两人肯定谈的热火朝天了。”  啊,余婷有男朋友了?怎么我没听说呢,也罢,祝福她了,这是个不错的好女孩,值得一个好男人来好好的疼惜。  我这么想着,心里一动,立马想到了个绝佳的人选,“你这小子怎么感谢我啊,我可是给瞄到了一个美丽的佳人,就看人家愿不愿意了,哈哈。”  “真的?”丁亮在那边兴奋的问道。  “这还能有假,改天就约出来一起见个面,其实这个女孩子你也认识的。”我故意不说是谁,想到两人见面的情景忍不住又想大笑了,哎,今天的趣事可真多。  我做人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加倍还之。  这一天我神清气爽的走在大街上,本来是要小漫和儿子一起出来散散步,可儿子冬天来了,少动,喜睡觉。我便只好自己出来散散心了,做宅男也有好一段日子了。  其实大街很宽敞,自行车,摩托车还有小四轮,除了很多年以前老家用的拖拉机在这里看不到外,其它什么车都能见到。  可能正因为如此,我被车撞了,其实我走的是人行道,跟街道上所有人一样,但我奇怪的是,这辆热火的红色轿车谁人都不撞,偏偏撞上我。撞上我也就自认倒霉了,你下来道个歉,敬个礼,我便宽宏大度的原谅你便是。  可恨的是,这辆车的主人在撞了我之后,没有下车,也没有逃之夭夭,反而停了下来。紧挨着我身后停着,我等了大约三十秒钟,车里无任何动静,也不见任何人到我前面来问我好不好。  其实我的腿弯处确实撞到了,挺疼的,只是我是个男人,这点伤确实算不得什么大事。但是我却咽不下这口气,猛地转过身,我直直的看向前方的车头,妈呀,大白天的,居然有一男一女搂抱在一起亲热的正激烈。  此情此景,我也不好意思打扰了,但也不能让自己憋的难受,于是我拿出手机,顺带提一下,我的手机摄像清晰度可比拟ve。  我真没有偷看他们怎么亲热的,甚至于那砸吧砸吧的声音我也故意忽视掉。可等了将近十来分钟,我的脚都站麻了,手机摄像头里显示的还是两人亲热的样子。  于是我觉得自己不能再等了,因为再等下去,天就黑了。我走向前去,丫的车窗都没关,只见一男一女紧紧的搂抱着,女的喔呓喔呓的叫着,男的像得到了某种鼓励一样上下其手忙的不亦乐乎。  连我这个旁观者都清晰的看到女人白皙的背部和妖娆的腰肢,也没漏掉那丰满白嫩的大腿。我故意咳嗽了一声,两人没听见,我又重重的咳嗽了一声,有反映了,男人头都没抬,不知道在哪里按了一下,车窗玻璃在我面前缓缓的上升。  如果说我这一生最佩服的人某过于这一对狗男女了,我眼疾手快,赶紧把手里的长柄雨伞横着搁进去,总算是挡住了玻璃窗继续上升的趋势。  “这位先生和小姐,请问你们可否停一下再亲热?”我很有礼貌的问道。  “妈的,找死啊?你……”男人听到我的声音先是停下了动作,然后突然伸出头来朝我大骂一声。  只是这个叫骂声都熄灭在我们彼此的对视中,陈熙?怎么会是他?他估计也是懵了,被老婆的旧同事瞧见自己在豪华轿车里偷情这算怎么回事呢?我在一开始的震惊后,便幸灾乐祸起来。  其实我也不是不同情陈素莹,才生完孩子老公就红杏出墙,这换了哪个女人估计都得哭得伤心欲绝啊。只是陈素莹先前对我拿态度,似乎很宝贝这个陈熙,本以为他们已经和好了,谁知道又被我撞见这档子事。  陈熙面色微红,似乎有些尴尬,他旁边的女人此时正飘飘欲仙,欲罢不能之时被我打断了好事,自没有好脸色给我看。  “喂,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识趣啊,没看到我和达令在做正经事嘛,闪一边去。”女人的妆倒画的很精致,有眉有眼的,只是这表情却做作的很。  我正奇怪陈熙为何也喜欢了这种娇娇女时,这个女人突然伸出芊芊玉手来推了我一下。我一愣,她居然魅惑的一笑,“帅哥,你是不是感兴趣?我给你电话,这边完事了你再call我吧。”  此时完全轮到我愣住了,这,这也忒不可思议了点吧,这陈熙找的是啥货色啊?公然在大马路上拉客,而且还是在前任的怀抱里?  不要说我没反应过来,估计陈熙也没,他此时尴尬的神色犹然可见。我又忍不住咳嗽了一声,提醒陈熙给点反应,这劳什子事太费劲了,把我几十年不遇的咳嗽也逼出来了。  “小倩,你先回去吧,我跟朋友有点事谈。”陈熙对身边的女人说,哦,原来叫小倩,真是辜负了这个曼妙的名字了,我心想。  “达令,你怎么了?是不是不高兴我跟他说话啊,那这样,你们先谈,谈完我们再继续,我不给他电话就好了嘛。”小倩娇滴滴的说完,还不忘拿丰满的胸部在陈熙的手臂上蹭着,媚眼如丝的看向我。  我习惯性的又咳嗽了一声,因为我不这样做,估计陈熙又要被勾引去了,怎么男人定力都这么差啊,我鄙夷的想。  “小倩,你听话,先回去,我谈完事就去找你。”陈熙对这个叫小倩的女子还不是一般的好,连哄带骗的终于把她弄走了,临走时还热吻带抚摸的依依不舍。  我在一边看的直替陈素莹叫屈,这正房还没退位呢,二房就嚣张到了这种地步。如今这###的身份地位直逼正位不说,有的还明目张胆的欺负到了正妻头上,要不怎么说###的行当越来越吃香了呢,都是这帮臭男人给惯的。  我忘了自己也是男人中的一个了,只是我身边的女人都是自愿呆在我身边的。陈熙把小倩打发走之后,点了根烟一径的抽着,也不跟我说话,若有所思的神情带着一些忧郁。  “你有没有发现刚刚这个女人有什么地方不一样?”陈熙吐出一口烟雾,幽幽的说。  奶奶的,刚好今天忘了带烟了,看着人家吞云吐雾,心里憋得难受。我忍不住了,拿过陈熙手里的烟来也狠狠的抽上了一口,然后才问,“什么地方不一样?”  陈熙仿若未觉,照旧沉思了半响,“她跟莹莹长的很像,你没发现么?”汗滴滴,我刚刚确实没发觉。他们二人像演戏一样让我眼花缭乱,我哪有心思去观察这个啊,不过现在细细想来,确实是有点像,特别是眼睛。  “正因为她长得跟莹莹像,所以在第一晚我们就睡到了一起,我是酒吧撞见她的。算有缘吧,以前我很少去酒吧的,认识莹莹后,一次也没去过。”陈熙又点燃了一根烟,丫的,就没想到请我抽一根。  我索性打开车门,坐到了陈熙的身边。这个位置刚刚是属于一个女人的,所以车内还散发着一股浓重的香水味,很刺鼻。  “就因为她跟陈素莹像,所以你就要跟她上床?”我很直接的问,的确,男人在某个时候喜欢为自己的出轨找一个借口,我有点怀疑陈熙也是这样。  “是的,但也不全是”陈熙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接着说,“我跟陈素莹完蛋了,再也不可能在一起了。”  我心里一惊,怎么回事,前不久他们二人不还好好的么?我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陈熙,他也看着我,“假如,你的老婆背叛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你会原谅她么?”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我没有老婆,怎么能知道呢?即使我有了,我身边的女人怎么会去偷墙呢?我有这个自信。  “你也不相信你的老婆会去偷人吧,我也不相信,可是,上天真是跟我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让我不信都不行,天啊,我该怎么办?”陈熙痛苦的抱着头,开始疯狂地咆哮着  “你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我都被你搞晕了。”我劝解他跟我说出来,或许说出来就会好受很多了。  我现在是深刻的体会到了陈熙心中的痛了,这个男人一定有很多难言之苦,我一时也不好细细询问,只好静静的陪着她。  但另一方面,我心里也有些担心,是不是之前跟陈素莹的前尘旧事已经被陈熙发现了?可如果是这样,他还能心平气和的跟我说话么?我早不知道被人打趴下多少回了。  莫非陈素莹在认识陈熙之后又有了别的男人?这女人啊,跟男人一样,都是喜欢寻找婚外情的刺激,只是这次陈素莹踢到了铁板了,以前这么骄傲的一个女人,居然在这个事上跟一般女人无二。  虽然对于陈素莹的那段事情我并没有惭愧之心,毕竟事情是发生在她跟陈熙认识之前,每个人都有过过往,这并不是罪,不是么?重要的是在乎以后的交往。  陈熙终于平静了会,他抬起头看着我,“你保证能不说出去么?我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你,毕竟这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我深深的点了点头,表示对这个事情一定守口如瓶,绝不对外人诉说。陈熙看了我半响,终于缓缓的开口了,“陈素莹的孩子不是我的,是她跟别的男人生的。”  我听了这个消息,如五雷轰顶,一时动弹不得。这个陈素莹也太胆大了点吧,偷情就算了,居然还瞒着自己的老公帮着养别人的孩子,我此时是真的无语了。  不得不说陈素莹此行是兵行险招,女人一旦因为怜惜肚中的孩子,势必就要辜负自己的男人。陈素莹是选择了肚中的孩儿,因为她的母性,但对不住的却是自己的老公。  陈熙一旦发现,必然不会容许这种事情发生,但如果一辈子都没有发现,那她的母爱就保住了。  关于陈素莹偷人一事,陈熙并没有跟我诉说的很详细。只略略提了因为孩子最近有点病痛,带去医院做检查时检验出血型不符合他们二人的,而是另一一种的血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