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连载  »  公室极乐宝鉴97

我用备用钥匙打开了余婷的房门,她正扑倒在床上捂着脑袋低声的哭泣,“怎么了?谁敢欺负我家宝贝啊,我一定揍得他三天下不来地。”我开玩笑的说着,然后拉起了余婷,让她看着我。  “讨厌,就会欺负人家,谁让你让她进来的,以后不许随便让人进来房间了。”余婷突然嘟着嘴说道。  啊,她前几天不还跟我说很希望她妈妈陪陪她,她没有享受过母爱么。怎么今天就变卦了,这女人啊,变起心来比男人更有过之,我暗自摇头。  “你不知道,我爸刚给我电话了,说我妈要离开他自己一个人过,还说正在商量办离婚手续,你说,我妈怎么就那么的狠心呢,我都这么大了,她还要离婚,她到底图什么?”余婷一口气说完这些憋在心里许久的话,然后很痛苦的看着我说道。  “那你爸有没有跟你说你妈为什么要跟他离婚?”我觉得问题的关键还在余婷的爸爸,夫妻之间处不好关系,是会影响到整个家庭的,甚至孩子也受牵连。  “我爸只提了下说妈妈还有别的事情要去办,所以需要出去很长时间,两人于是又吵起来了,然后妈妈就说要跟爸爸离婚,也不要我了,把我留给爸爸,我妈妈太狠心了,我恨她。”余婷说话的语气透着一股恨意,我不忍心看她这样。  把余婷拥入怀里后,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永远都不要恨自己的父母,听过可怜天下父母心这句话就该知道,不管父母做了什么事情,其实出发点都是为孩子着想的,所以一定不要去怪父母。”  “可她就那么想离开我和爸爸,她能有什么地方是为我们想呢,如果有一点关心我,都不会说不要我,要独自一人离开了。”余婷很落寞的看着我。  我心一紧,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她了,只好以实际行动来抚慰她受伤的心灵。很快,整个屋子开始蔓延着一股**的气息。  我意料之外的是没想到冷颜玉会来找我,而且还是以偷袭的方式。这晚跟余婷**一翻后,她沉沉的睡去,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于是走到客厅点了一根烟来,脑海里不期然又浮起了冷颜玉的身影。  我正想的出身之际,突然闻听到一股劲风从侧边袭来,我以为又是对方来暗杀我,所以一个鸽子打挺,险些中招。这次对方来的人马显然比上次的技术要高超很多,所以我才站稳身子,第二批攻势又来了。  不过我这次却没有回避,也没有还手,因为我看清了袭击我的人是冷颜玉,莫名的我相信她不会伤害我。只是不知道她这么晚了来找我有何事呢?  冷颜玉见我一动不动,其来势却没有减缓,手中的利刃眼看着就要到我的脖子了,我心里有了一点惧怕的感觉,可要防守已经来不及了。这个时候我才担心就这么把命交给一个才经过二次的人未免有点太儿戏了。  我这么想着的时候,冷颜玉已经收了攻势,她用细白的手指在如月牙般的利刃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如玉的手指立刻被划破一道细微的伤痕,很快沁出了血水。  我的心一惊,不解她为何要在我面前刻意伤害自己,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她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去寻求伤害呢?  冷颜玉抹掉手上的血水,然后稍微在手指处按了按,居然流血的趋势就止住了。她把利刃收回怀里后,突然抬头看着我,我只觉得一股冷冽的锋芒迎面扫来,禁不住打了几个冷颤。  一个女人为何会有这么锐利的锋芒呢,简直胜过多数杀手中的男人。“你不怕死?”冷颜玉看了我良久,终于冷冷的出声了。  “我怕啊,没有人会不怕死吧,可我知道是你后,就不担心了。”我故意笑着回答,以掩饰内心的一点点不安。我知道冷颜玉问的是什么意思,她是看我刚才没有回避她的攻势,所以觉得奇怪。  “你就这么相信我?愿意把命都托付?”冷颜玉的眼神缓和下来,可周身还是该死的散发出寒意。  “我相信你,我知道你不会伤害我就足够了。”我说的是真话,自打她把颜玉令给了我后,我就对这个陌生而神秘的女子起了一种自己也说不清的感情。此刻面对她,我有点明白对她的感情了。  我自小失去爸妈后,一直被叔伯培养,不管是医术还是攻击技术都是叔伯教的。童年的我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叔伯一直都说爸爸是被人害死的,所以让我练好武艺好傍身。  我的童年大概和现在的冷颜玉一样,没有过多的亲情,只除了在跟叔伯一起时。那个时候自己都有点封闭了,只是这种性格在踏上社会开始工作时才有所改变的。  社会就像个大染缸,一匹再纯白无暇的布匹一旦放进去,任何颜色可以给你然出来。只是冷颜玉跟我的处境不一样,她的染缸很单一,除了血腥就是杀戮,不会再有别的情感。  我有些同情怜惜她,可能就是这种共有过的情感让我对她也起了特殊的感情。“你在想什么?”冷颜玉看我良久都没说话,于是便问道。  “我在想你的童年是不是过的有些不愉快,所以你现在对人才会这么冷淡。”我脱口而出,这也是自己的心里话。  冷颜玉听了面色一变,声音又恢复了初始的冷淡,“我童年如何你不应该过问,也不必知道,总之你只需记住一点,你现在非常危险,建议你离那个女孩子远一点,你跟她在一起只会给她带来伤害。”  我微微一愣,她什么时候也学会关心人了,而且还是素未谋面的一个女孩子。“你认识余婷?你们见过么?”我惊讶的问道。  “我不认识她,只是现在黑道上很多人都在想尽方法谋杀你,所以你每天的处境都很危险,你自己难道不知道么?”冷颜玉的表情有些不以为然。  “可就我所知,才一批来找过我麻烦啊,我后来不也没事?”我有些怪她小题大做,确实也是,从那以后也没见有人来找过我啊。  “是么,你看我手里是什么?”冷颜玉的双手突然多了几样东西。  我定神一看,奶奶的,她怎么喜欢搜集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有奇形怪状的飞镖,小刀片,还有打火机?天,这个打火机怎么这么眼熟啊,我仿佛依稀记得那天迷倒我的就是这个小东西。  可这东西怎么会在冷颜玉手里呢?我不可能认为她是那个袭击我的人的背后主使,如果是的话,我今天就不能站在这里好好的跟她说话了。  我心里仿佛有些明白了,莫非是像冷颜玉所说,最近其实一直诱人来找我麻烦,都是被她给打发了?原来无数个夜晚我睡的那么安稳,都是她一直在身边默默的保护着我。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突然有股无名的冲动,想冲上前去把眼前的这个女子紧紧的抱在怀里疼惜一翻。  “你明白了?”冷颜玉看我感动莫名的表情,微微扯了一下嘴角。天我不会看花眼了吧,她居然会笑?我擦了一下眼睛,发现自己果真是看错了,此女还是面无表情的冷眼看着我,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冲口而出后,发现自己太白痴了,这样的对话怎么会出自我的口中呢?就跟一个男人说要跟女人分手了,女人还傻呆呆的问道:你为什么不爱我了呢?一样的白痴。  话说我此时的心情确实是又激动又懊悔,可对面的女人仿佛没有感受到我这些变化,兀自酷酷的看着我,平静的外表下不知道在想写什么。  “天穷?你这么晚怎么还不睡?刚刚在跟谁说话啊?”余婷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门口,我转过身看到她,然后突然想到余婷在我身后,又立马转过去,却发现人去楼空。  汗滴滴,这是什么神马速度啊,就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人影了。我还未来得急跟她表白我心中浓浓的谢意呢。  “没什么,只不过刚放电视而已,去睡吧,不早了。”我拥着余婷一起往房间走去。心里却总是涌上刚刚余婷说的话,她让我离余婷远一点,否则会害了她。这句话是真心为了余婷的安危着想么?还是她看到我和余婷一起,有些吃味?  唉,不想了,先睡吧,明天起来又是美好的一天。  我没有想到这次对方居然换了个目标来对付,当杨倩来电告诉我杨微在去上班路上被伏击进医院后,我差点晕过去。不是我心理承受能力低,而是这个消息来的太震撼了。  我是怎么也没又想到他们不但想要我的命,居然还想对我身边的人下手。杨微与他们有何仇怨,需要出此毒手呢,都怪我自己太粗心,以为把她们隔开我身边就没事了,可,现在埋怨也太晚了。  我疯了一般的赶到医院,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此刻还昏迷不醒的杨微,心里禁不住暗暗发誓:惹到我的人必须付出代价,伤害了我女人的一个都不会放过。  “刚微微还在昏迷中叫你的名字,说着胡话,现在发高烧,医生已经来看过了,说是右手骨折了,大腿处有一个伤痕,其它倒没有什么大的伤口。”杨倩在我身边轻轻的说。  骨折?大腿还有伤痕?这是什么样的人舍得对这个如花似玉的女人下狠手。“医生有说微微什么时候会醒过来么?”等她醒来我要亲自问问对方的长相,就是走到天涯海角也要找出来报这个仇。  “说是要看恢复情况,也没说具体什么时候,这次还算幸运了,伤害杨微的人看来是想劫色,她被打晕了,衣服都脱了一半,凑巧有几个路人经过,大喊之下,对方才仓皇逃脱。”杨倩说道这里,我心里一紧。  这该死的恶徒,居然想###杨微?一想到这里,我就控制不住冲动,想立刻找到这些歹徒,把它们都揪出来一个个拿去枪毙。到底是谁跟我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呢,居然买通了这么的黑道来对付我?  我此刻的心绪很是混乱,对方这么明目张胆的行动,也不知道下一个目标会是谁,这种毫无预料的将来让我很烦躁。我不担心自己的安危,可万一小漫和儿子还有倩倩也受到伤害,叫我情何以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