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篇连载  »  公室极乐宝鉴203

 “讨厌,人家不是说的这个,你故意的”茹小媚笑着骂我,然后看到我固执的眼神,她突然两眼滴溜溜的一转,我预感不妙的时候,已经晚了。她的两排贝齿还真的紧紧的咬着我的一块胳膊肉,然后一阵刺痛从我胳膊处传来。  这女人还真咬,是属狗的吧,我直觉的想挥手打掉她的纠缠,可突然又听到了一阵低低的啜泣,“一会,就一会,让我咬一下,我要发泄……”茹小媚又开始哭了,她的表情很痛苦的样子。  奶奶的,你要发泄干嘛咬我的手臂啊,你自己没长两个啊,我没好气的翻了一下白眼。虽然不是特别的痛,但我估计已经溢出鲜血了,肯定是破皮了,幸好刚才没有伸过脸去给她咬,破相就更不好了。  “你真好,我,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你!”茹小媚在发泄够了后,终于是放开了我的胳膊。我赶紧抽回来看了一眼,妈的,居然真的出血了,這一吓咬的还真重啊,是来真的了。  “我给你止血吧,口水可以止血的,我妈妈说的。”茹小媚又欺身过来,我有点害怕她的靠近,直觉的往后退了一大步。  “你不相信我啊,你看你都流血了,多可怜啊,来吧,让我帮你止血,绝对就不流了。”她可怜兮兮的表情看向我。拜托,我会流血也是拜你所赐好不好,还这样看着我,好像被欺负的是她一样。  可手臂上的血还在往外汩汩的冒,我这个不怕血的男人也禁不住开始有点发颤了。想到或许她真的有好的法子,便伸出手去看她怎么弄。令我惊讶的是,她突然替下头来,伸出了小香舌,轻轻的在我的伤口处一下下的舔舐着。  我突然忍不住想呕吐的感觉,看着自己的鲜血在她的舌头上粘着,然后被她一口吞进了肚里。这种感觉不知道大家经历过没有,就跟亲眼看着一个食人兽在慢慢的吞噬一个活生生的物体一样的恶心。  可茹小媚却把这个动作做的很精致唯美,她仿佛在欣赏一个美丽的物件那么的细心专注。我想抽回手臂,她牢牢的两手拽住了不让我动弹,然后继续舔舐着。  我索性背过头去不再看她,闭上了眼睛,开始体会到有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传遍全身,很舒服。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好像**就如潮水般袭来,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有些发抖。  茹小媚可能没有感觉到我内心的激情澎湃,她还是专注的一下下的舔舐着我的伤口。突然我转过头去,就看到她低胸吊带睡衣里什么都没有穿,我这个角度可以一览无余她的美丽壮观波涛汹涌。  而她的小粉舌还一下下的在我的伤口处打转,我禁不住看的有些心痒难耐。终于忍不住,低吼一声,扯住了她的身子往我这边一带,然后重重的堵住了她的香唇。  她的嘴里还带着一丝的血腥味,这个在我刚才看着有些恶心的味道,此刻却异常刺激的充斥着我的心田。它仿佛是一丝调剂品,让我的味觉更敏感,我拼命的在茹小媚的嘴里挑逗着。  她耐不住,开始慢慢的###,我的手穿过她薄薄的睡衣,然后直接攀上了高峰,开始抚摸揉弄。  女人的身体是水做的,很快就融化在我的身下,任我予取予求。激情过后,她躺在我怀里,满足的喘息着,“你真棒,是我见过最棒的!”  我是一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听到这句话当然是有反应的,毕竟哪个男人在事后不想听到这样的夸赞呢。所以我又忍不住的攫住她卖力的表演了一回,爆发后我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重重的压在她身上昏睡过去。  记不得多久,醒来的时候,茹小媚已经在吃晚餐了,我看到桌子上还有另外一份完好无缺的放着,知道那是为我留的。正好这个时候我肚子也咕咕叫起来,运动了一下午,可是滴水未进呢,便走过去,毫不客气的开始吃起来。  “睡醒了?辛苦你了,只是这里没材料,要不然炖个汤好好慰劳一下你。”我听着这话,怎么老感觉好像自己是被保养的小白脸,然后每日乞讨着主人的赏赐呢。  “几点了?我要回家了。”我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她哈哈一笑,然后腆过脸来,“还回去作甚,在我这里住下来算了,这里什么都有呢。”  她这话倒是提醒了我,还有未办的事情,不过家里还是必须要打个招呼的,也不知道奇骏在医院怎么样了。那小子闹将起来可是很难哄住的,想到这里,我打算吃完饭后赶紧打个电话给小漫问问情况。  当然我也不会忘了时刻盯住那个摄像画面的,这个可是破案的关键呢,如果不出意外,今晚应该会有点收获。  要命的是,又跟茹小媚上床了,这层关系是越扯越不清楚了,还不知道她以后会不会继续缠着自己呢。罢了,等这里的事情告一段落,我就收拾了行李到南珠去,想到去南珠这件事,我突然响起来一个人。  我跟茹小媚说出去打个电话,她听了我的话,微微挑了下眉头,“为什么不在这里打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能让我听见啊?还是跟哪个女人打呢?”  这个女人太厉害了,谁要是把她娶回了家,估计想三妻四妾那是白日做梦了,在她逼视的眼光中我感到无比的郁闷。这还没娶回家呢,虽然我也从来没有这个打算,但是她这样摆明了是以我女朋友,不,应该是以我老婆自居了。  我扫了她一眼,不想搭理她,便独自走到了外面,但我临走前还给她丢了一句话,“别忘了看着监视画面,或许今晚就有行动了。”  今晚的天气确实不错,漫天星斗的,月光柔和的洒满了地面,显得特别的宁静又温暖。我先是打了个电话小漫,电话响起后,是杨微的声音。  “喂,秦,你现在在哪里啊?”杨微的语气有些微的焦急。  “我在外面有点事情,可能要过两天才能回去,现在奇骏怎么样了?”我当然不能跟她们说我在茹小媚这里,要是说了,估计我也不要想回家了。  “是这样啊,奇骏刚痛的苦恼个不停,小漫在安抚他,这个腿怎么到晚上就开始痛呢,白天还没事情。”杨微心疼奇骏。  “可能是伤口快要愈合了,所以开始痒痛吧,如果他哭闹的厉害,就找医生来给看看。小孩子的事情马虎不得,有什么情况还是找医生来看比较放心点。”我这个时候想冲过去看看奇骏到底如何了。  可一想到还没有抓到害奇骏躺在床上的幕后黑手,我就忍住了,为了后面的小朋友不会受到这个恶魔的伤害,我一定要揪出这个黑手。  “嗯,我知道的,你们也真是的,干嘛瞒着我和倩倩啊,还是我主动打电话给小漫她才告诉我的。不过我总感觉奇骏这次摔到不是意外,一般大的游乐场虽然也偶有事故发生,可也没这么离奇的。”杨微细细的跟我说。  她一定是听了小漫的说话,所以也有点怀疑奇骏的这次摔倒有问题了,我身边的女人可都不是吃素的,让她们顺藤摸瓜下去估计也要摸到这个游乐场来。  “嗯,你就别担心了,这个事情我已经请丁亮给我彻查了,很快就会有消息,你放心吧。代我好好照顾奇骏,他如果找我了,就给我打电话。”我嘱咐了杨微几句,然后收了线。  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后,我又想起了徐静,她现在估计也在等我电话吧。本来说好是等王敏和丁亮的婚礼已结束我就跟她去南珠工作,可现在这个情况来看目前这两天是走不了。  于是我又拨通了她的电话,才响了了两下就被人接起来,“喂?你哪位?”电话里传来雄厚的男声,幸好我没有先出声叫名字,吓死我了。  我怔了一下,赶紧说,“我是徐静的同事,麻烦您叫一下她听电话。”我这样说,也是因为搞不清对方的真实身份,也不知道是她老公还是她情夫。像徐静这种风骚的女人一定有很多男人垂延三尺,关键就看她接受与否了。  所以我还算是礼貌的发问,没有想到对方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就把电话掐断了。握着嘟嘟作响的电话,我确实呆住了,这算怎么回事,我又不是徐静的什么奸夫,对方何必这么动怒还要挂我的电话呢。  这小子忒没礼貌了,我心里气不过,又拨过去,没有想到手机关机了。敢情人家压根不愿意搭理我,一句话都没说过,就被人摁断了了电话,更绝的是还关机。  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憋屈,我心里确实是气愤极了,横看竖看,自己也不是那种猥琐专门打骚扰电话的主啊。今天被人挂断了电话,确实是不爽啊,我只差没对着天空大声呼唤了。  于是我的郁闷之情一时涌上了心头,然后不想这个样子被一直盯着摄像画面的茹小媚看到。我往前走了几步,盯了一个下午的摄像画面了,我当然知道哪里有摄像头,哪里在控制范围之外。  我走到了一个角落里蹲下,这里是摄像头找不到的范围,茹小媚就是想盯着我估计也没折了,想到她愤怒的表情,我心里总算是平衡了一点。  人就是很奇怪的生物,当自己快乐时希望有个人在身边分享,当自己难过时,也不希望看到别人独个快乐。我点燃了一根烟,其实我只有在心情不是很好的时候才会抽烟,这个是用来解闷的。  我不会上瘾,只是偶尔会想起罢了,跟一般的瘾君子不一样,他们是以此为生,我只是过把瘾。虽然抽烟不犯法,不过抽烟还是污染空气的,所以我这个时候抽烟是正确的,因为身边没有一个人。  只是我想错了,在我的身后有一个人蹑手蹑脚的走近,但我太专注于自己的思绪了,所以没有看见。直到对方举起了一个很大的榔头朝我锤过来,我因为感觉到一股劲风袭来,才想起要回避。  只是此时的动作再快也快不过就到我头顶的榔头,这一下敲下来,我不脑浆迸裂也要成植物人昏死过去一辈子了。我从对方的眼睛里仿佛看到了自己不久的将来躺在病床上拉屎拉尿都要人服侍的悲惨样。

.